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李克强出席第八次中国-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郑裕澎

投稿、线索、爆料邮箱:gongsi@staff.hexun.com

资本的狂舞,终究是南柯一梦。黎明前夕,阴霾笼罩下的神雾能否守得云开?神雾环保2014年借壳上市,曾是名声显赫的“神雾双子之一”,上市之初也曾是A股 业绩和股价黑马,如今短短时间内财报异常、业绩萎缩,面临着“暂停上市”危机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9月23日, 神雾环保( 300156, 股吧)再次发布关于 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 公告。深交所关注公司虚增货币资金、债务危机、是否存在实控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问题。据披露,由于公司2018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,其所涉及事项至今仍未消除,若2019年度报告再次被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,依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。

笔者注意到,这已是神雾环保2019年来第4次发布“暂停风险提示”,最早一次公告发出在8月30日,距今不足一个月。

问询函显示,2017年一 季报、半年报、三季报,神雾环保货币资金列报数分别虚增不少于15.75亿元、8.35亿元、12.47亿元。深交所要求说明,虚增货币资金事项发生的具体原因,是否存在被关联方资金占用或其他会计科目列报错误的情形。

半年报显示,神雾环保合并财务报表累计未分配利润达-10.37亿元,大额债务到期未能清偿,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仅为256万元;主要工程项目自2018年起持续处于停工状态,2019年上半年仅合同能源管理项目实现营业收入2501万元,占营业总收入的98%。

深交所要求补充说明,解决债务危机、改善经营状况采取的措施及效果,各主要工程项目预计复工时间。

应收款账猛增要求补充说明,半年报显示,神雾环保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为3.31亿元,较期初增长42%,按欠款方归集的前五名情况本期未发生变化。深交所要求补充说明本期新增其他应收款涉及的具体交易内容,对手方名称及对应金额。

关联交易引质疑,神雾环保向控股股东神雾集团拆出资金1.03亿元。深交所要求补充说明相关款项涉及的具体交易内容,是否履行了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,是否存在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。

另外,雾环保三名独立董事称无法保证各类资产减值损失、预计负债、货币资金等财务信息的真实、准确、完整,无法保证不存在资金占用及其他违规担保。

“神秘”的年报,连续两年财报异常

事实上,早在去年公司财报审计机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7年年报审计意见类型为保留意见,且提示公司持续经营便出现重大不确定性。据该审计报告显示,神雾环保截止2017年12月31日,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金额为3.69亿元,2017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-13.58亿元,发生流动性困难。

2018年财务报告更是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。根据报告,截至2018年末,神雾环保及其子公司货币资金账面余额合计仅1039万元,其中银行存款及其他货币资金1008万元。“我们实施了函证程序,未回函账户29个,金额788万元。因贵公司部分银行账户久悬、预留印鉴未及时变更等原因,我们无法实施其他有效的替代审计程序,因而无法判断未回函账户货币资金列报的准确性。”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表示。

除函证问题外,而大额的坏账计提则是悬在神雾环保头上的另一把利剑。根据年报,截至2018年年末,神雾环保应收账款余额为21.88亿元,计提的可能无法收回的坏账准备就高达8.06亿元。

另外,对于神雾环保年报中“预付款项余额18.19 亿元、应付账款余额14.34亿元”的表述,会所也表示无法获取充分、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合理判断上述款项的性质及其对财务报表的影响。

经营现金流异常下降,公司经营性的风险或出现。2017年年报显示,神雾环保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-13.58亿元,同比下降724.45%。2018年年报显示,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仍为负值,不过较2017年的情况略有好转。

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更是表示其持续经营能力存疑:“可供经营活动支出的货币资金短缺,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,多项资产被抵押;生产经营基本处于停滞状态,且面临较多诉讼及担保事项,营运能力持续恶化。”

经营现金流的严重下滑在资产负债利润等多方面也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在财务 数据上有非常直观的表现。2018年,神雾环保营业收入只有5125万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4.9亿元,分别同比下降98%、513%。

公司2019年的经营状况也同样不容乐观,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,公司半年度营业收入2562.22万元,同比减少69.86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8.78,同比大幅减少444.2%,扣非净利润同样下滑达132.32%,整体状况并没有明显的改善。

从明星到衰落,公司也可谓是大起大落。说起“神雾系”的故事,真是一波三折。

从2017年5月被媒体质疑后,“神雾系”股价就震荡下行。在经历了分析师怒怼自媒体的事件后,虽然有机构人士力挺,神雾系仍难逃二级市场的波动。2017年7月,公司宣布停牌筹划资产重组。2018年3月,神雾环保发公告称“16环保债”因资金紧张无法兑付;4月神雾环保年报均遭出具“非标”审计意见,股价却继续探底。

而如今,半年报遭问询,神雾环保面临“暂停上市”危机,市值距离峰值已减少超过350亿元。真是“成也资本,败也资本”。借助于资本运作,神雾集团迅速扩大了规模,但也为其发展带来了隐忧,债务的隐患与关联交易的泡沫成为压垮神雾的稻草。重重危机下的资本毫不停留,夺路而出,留在最后的,永远是受伤的股民。

(责任编辑:蔡情)
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

首页 - https://csurz.com